中國潮流圈子裡 這十傢潮店及電商“玩得轉”

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這就是VisVim。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所玩的花樣非常多。除了以功能材料(如GORE-TEX)配合簡約設計外,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來一個借屍還魂。

中國潮流圈子裡 這十傢潮店及電商“玩得轉” http://www.cloth.hc360.com2018年07月10日11:26 來源:BOFT|T 在中國,潮流市場僅有約20年的歷史。 按照處在潮流金字塔頂端“硬核玩傢”的標準,傳
中國潮流圈子裡 這十傢潮店及電商“玩得轉” http://www.cloth.hc360.com2018年07月10日11:26 來源:BOFT|T

在中國,潮流市場僅有約20年的歷史。

按照處在潮流金字塔頂端“硬核玩傢”的標準,傳統意義上的潮店一般由潮流圈內人創辦,店鋪選址街店。最早一傢潮店可以追溯到1999年在上海長樂路開張的滑板店Fly。後來出現的更多潮店,則因明星對潮流文化的熱愛而誕生,比如陳冠希與潘世亨創辦的Juice、李晨與潘瑋柏創辦的NPC,唐志中與季明創辦的Soulgoods。其店鋪選址也更為多元化,許多開在人流旺盛的商業購物中心。

明星創始人讓這些品牌在推廣營銷上占據天然優勢,在創業初期,其進貨渠道也比其他潮店更好。但要提升店鋪競爭力並保持新鮮感,靠的是拿得出手的獨傢限量產品,或者說“爆款”。這意味著大部分產品來自耐吉及愛迪達兩大運動巨頭。因此能夠與兩大運動品牌合作,能被看成是一種潮流零售地位的奠定。Juice可以算是國內第一傢獲得“AdidasConsortium”認證的店鋪,這意味著Juice能與愛迪達發佈聯名鞋款,而擁有聯名合作款,也能讓店鋪獲得更為廣泛的知名度,尤其在國際舞臺上。耐吉也有類似的設定,取名“TierZero”,銳跑則叫做“Network”。

Fasicart開在進賢路的老房子裡,一年多前由英國藝術傢KimLaughton重新設計|圖片來源:對方提供

那麼該如何經營成一傢有“靈魂”的潮店?靠的仍然是店鋪背後主理人對選貨擁有獨特視角,對球鞋、服飾、配飾產品進行巧妙組合。創辦不到四年的Doe則是這樣的案例。

曾創辦上海街頭文化雜志《Urban》的王秉彝(HimmWonn)在2014年於上海銅仁路開設瞭擁有滿墻球鞋及棒球帽、並有著獨特看臺式座位設計的潮店,在兩年多時間內,王秉彝拿下瞭眾多潮牌代理權,推出瞭同名品牌服飾及周邊,快速開出瞭同名咖啡店,並在新天地開設瞭分店。目前Doe保持每兩周上新的頻率,目前其球鞋及服飾的銷售各占一半。

王秉彝認為限量版球鞋並不是贏得忠實消費者的唯一方法。“真正的核心競爭力並不是拿更多的獨傢限量款,永遠還是要靠自己,慢慢研發自己的核武器,包括服務、產品、理念、靈魂及願景。”王秉彝告訴BoF。

隨著互聯網電商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潮流品牌也將線上作為重要市場及營銷渠道,與其線上實體店形成協同效應。Yoho!BLK是媒體兼電商平臺Yoho!創辦於去年九月,定位更為個性化的高端電商頻道。BLK未來還計劃開設實體店。BLK的出現,也預示著Yoho!進入瞭更為精細化運營的階段,並試圖抓住從青少年服飾“畢業”的Yoho!消費者。

BLK的買手總監於濤透露,BLK的銷售額今年將達到5000萬元。“我們的品牌組合也還是在不斷調整,之前也做出瞭一些錯誤的判斷,但這個試錯的過程也讓我們更好抓住定位。”於濤說道。“這個行業的品牌更新太快瞭。”

而在品牌眾多的潮流界,如何不斷根據潮流動向調整品牌定位及選貨也是考驗之一。定位國際市場的潮流電商Innersect在開發品牌方面則有更為系統化的操作方法。“把品牌類別劃分為金字塔狀的Good/Better/Best(優質/更好/最好)分類,這樣在挑選品牌的時候你就會知道放在哪一個類別,是否需要或者替換等。”買手總監陳皓晟告訴BoF。

同樣在不斷調整品牌定位及選貨的,是上海的Fasicart。創始人之一的郭焱告訴BoF,除瞭保留核心日本品牌如Undercover,Facetasm等,目前選貨轉向瞭更為年輕的一代日本設計師品牌,如Sulvam,NeonSign。“我們最近代理瞭M.Y.O.B、W.I.A、Morethandope這一類相對比較年輕、亞文化、cutting-edge的,適合愛去clubbing人群的品牌,”郭焱說道。“他們看到喜歡的牌子和單品,花1000-2000元是不會猶豫的。”

出於商業的考慮,許多潮店均開發出瞭自有品牌,有潮店主理人透露,此類品牌的毛利率能夠高達90%,但有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國內整體文化氛圍仍然不夠成熟,暫時無法誕生對文化產生影響的潮流品牌。王秉彝也認為,當前中國市場的潮店在體量及影響力上仍有待提高。“中國潮流市場剛幼兒園畢業,到瞭小學水平。”王秉彝說道。

隨著潮流及時裝的界限逐漸模糊,加上說唱文化在中國的流行,潮流市場快速大眾化是必然的趨勢。貝恩咨詢在2017年曾預測,在價值超過5000億元的中國年輕人服裝市場,潮牌占據約7%的比例,價值約為330億到350億元。

DFOInternational的負責人葉琪崢認為,中國的潮流市場進入瞭下一個迭代階段。“未來的潮流主要看新一代消費者喜歡什麼明星,這些明星喜歡什麼牌子,”葉琪崢告訴BoF:“新一代的品牌開始進入市場瞭,而80後能否引領潮流,還說不準。”他說道。顯然,當下的流行文化對潮牌的定義也更為廣泛,隻要夠酷夠有態度,都被95後甚至00後算在潮流范疇內,因此潮流的邊際將繼續擴大。

此外,潮流市場受到全球時尚潮流化的影響,必然也將快速多元地發展,那麼在中國,目前最資深及最有潛力的潮店又有哪些呢?BoF在內部分析及與資深潮流人士交流後,為你確定瞭共中國潮流市場10大最值得關註的潮店及其主理人:

1.Juice

Juice最初為陳冠希與他的高中同學潘世亨在15年前創辦的潮流品牌CLOT旗下的潮牌買手店,第一傢店開在香港銅鑼灣,目前在上海、北京、成都、臺北共開設瞭9傢分店。Juice代理及銷售包括Undefeated、Nike、Visvim 東京及Visvim在內的稀有款式,剩下約一半的產品為Clot。2017年,Clot香港接受瞭來自虎撲體育的數千萬港幣投資,開始嘗試與資本合作。

2.Doe

Doe的創始人為王秉彝,他曾創辦上海街頭文化雜志《Urban》,為上海知名的潮流人士,因此在2014年創辦DOE後,很快與包括荷蘭的Patta、安特衛普的Arte、加拿大的ReigningChamp等歐美潮牌達成合作。而限量發售的Yeezy“椰子鞋”也選擇Doe為其獨傢合作零售店之一。為瞭強調其生活方式定位,Doe還在店內開設同名精品咖啡店,並找來近年在國內大熱的日本建築師青山周平設計瞭看臺式座位,讓這裡成為瞭有著相同愛好年輕人的聚集地。

3.Soulgoods

臺灣藝人唐志中及北京潮流意見領袖季明在2016年創辦Soulgoods。目前Soulgoods已擁有Adidas、Puma、Reebok、Vans、Converse、NewBalance等運動鞋品牌旗下限定款、聯名款球鞋發售資格,也是FentyPumabyRihanna、X-Large等潮牌選擇的Pop-Up首站。與潮店同時誕生的自有品牌Soulgoods靈魂虎,靠著清晰的品牌定位及親民定價,也為品牌開發電商渠道創造瞭更多可能性。

4.Innersect

2017年8月上線的Innersect背後的主理人也是陳冠希,其商業模式為線上電商與線下潮流展會整合的零售,並結合觸及一二線城市的實體連鎖店。陳冠希稱Innersect為一個“文化公司”。在選貨上,Innersect擁有Alyx、FuckingAwesome、FDMTL、PolarSkate等新晉潮流及設計師品牌。

5.Yoho!BLK

以媒體起傢的Yoho!有貨集團旗下的電商平臺“有貨”在創辦瞭快10年後,於2017年9月創辦瞭高端電商平臺Yoho!BLK,滿足Yoho!最早一批80後客戶更為個性化及小眾的需求,對Yoho!來說,也是品牌電商進行精細化運營的部分轉型。YohoBLK的品牌也更為時裝化,包括FengChenWang,ChristianDada,CMMNSWDN等。

6.Invincible

由深受紐約潮流文化影響的JimmyWu在2007年創辦的Invincible為臺北首屈一指的潮流地標店鋪,與Juice同期加入AdidasConsortium,目前出售包括NikeLab、AdidasConsortium、Converse等主流品牌的限量聯名鞋履產品占其銷售的90%,及Visvim、Neighborhood等高端日本潮流品牌。目前Invincible在臺灣開設瞭5傢設計各有特色的實體店並開設瞭電商。

7.Phantaci

2006年創辦於臺北的Phantaci的創始人為周傑倫及其中學好友蔣先威(RicChiang),開店初衷也主要出於對球鞋的熱愛,它以發售限量球鞋起傢,並發展出與運動品牌Puma、NewBalance,眼鏡品牌HaChill等的合作,每年推出合作系列約十個。靠著明星效應及限量版的吸引力,除瞭在臺灣擁有四傢直營店,Phantaci從2016年開始佈局新興市場,在馬來西亞、北京、上海開設瞭分店。

8.Fasicart:

與普遍設計摩登極簡的潮店相比,開設在進賢路的街店Fasicart這傢小店有著充滿未來感的室內設計。這裡主要出售來自日本的新晉潮流時尚品牌,如Facetasm,Discovered,也看得到AsianDopeBoys等國內設計師的產品。從2012年開始的,三位創始人蔡遠、酒井孝介和郭焱就致力於在出售日本潮流品牌的同時,通過在實體店內舉辦相關文化活動,將零售與文化輸出有機結合,這也正好符合其名字Fasicart(由Fashion(時尚),Music(音樂),Art(藝術)三個單詞結合而成)。

9.HBX

Hypebeast創始人馬柏榮(KevinMa)在2005年就有前瞻性地推出瞭電商平臺HBX,你可以找到其在編輯內容中提到的產品,根據其最新年報,目前其銷售額達到1.3億港幣,訂單量增長91%,去年還在香港置地廣場開設瞭實體店。你在HBX還能找到一批熟悉的時裝品牌,如HelmutLang、Loewe、JWAnderson等,HBX即將入駐一批高街時裝品牌,如Off-White、SSSWorldCorp、Ganni、StellaMcCartney和R13。

10.BreakThrough

創辦於2014年,這傢開在廣州的潮店背後是北京潮店Deal,以出售限量款AirJordan起傢,目前主營限量款球鞋,而作為少見的純粹“鞋店”,也成為瞭廣州球鞋愛好者的聚集地。

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每款現貨數量有限,先到先得,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請多關注我們,別錯過了。

服裝界歐美力壓日本 但這6個日本品牌也許都是潛

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這就是VisVim。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所玩的花樣非常多。除了以功能材料(如GORE-TEX)配合簡約設計外,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來一個借屍還魂。

服裝界歐美力壓日本 但這6個日本品牌也許都是潛力股 2018-08-28 09:20:46 來源:NOWRE 消費者喜好不斷轉變,風水輪流轉,新千年伊始後的全球潮牌原本以日本品牌為主,但現在的狀況則大不
服裝界歐美力壓日本 但這6個日本品牌也許都是潛力股

2018-08-28 09:20:46 來源:NOWRE


消費者喜好不斷轉變,風水輪流轉,新千年伊始後的全球潮牌原本以日本品牌為主,但現在的狀況則大不相同,歐美力壓日本全面回歸。

曾經高價入手的鯊魚頭,多久沒穿瞭?

近年來毋庸置疑的是,以 Supreme、Off-White 領銜的美式街頭品牌從曝光率、銷量、討論度以及二級市場表現上看,都遠遠甩開一度風光的部分日本品牌。

日本品牌大都深受美式風格的影響,但追求極致的大和民族不僅加強瞭衣服本身的質感,設計上也將內斂不張揚的民族秉性註入其中,演變出 “自成一派” 的街頭服裝文化。相信這點也是在美潮大舉進攻下,一幫硬核日牌年輕人堅持選擇它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部分曾經穿日牌的朋友,現在都去 Supreme 門口排隊瞭

雖然備受美國老大哥的沖擊,加上歐洲尤其是東歐設計力量的不斷崛起,包括鄰居中國也在逐漸孵化出自己的潮流品牌,但毋庸置疑的是日本的時尚服裝產業依舊發達,除瞭那些擁有穩定粉絲的 OG 品牌,也不乏一些新鮮血液湧入市場,其中不少設計兼具風格獨特與實穿性的優良品質。

這次,我們收集瞭 6 個風格不同的日本 “潛力股” 品牌,雖然算不上新新品牌,但如果你對美潮的粗曠、張揚不感興趣,又厭倦瞭相對 OG 的日本品牌,也不妨參考看看這些風格各異、鋒芒漸露的特別選擇。

/// KUON

提起日本潮流文化,除瞭根植於美式流行文化的那一派之外,癡迷於純正藍染、古佈和傳統和風服飾的那一撮也不容忽視,大和民族引以為傲的匠人精神在這類風格的品牌中體現得淋漓盡致,不管是被封神的 大阪 Visvim及Visvim、執著於 Indigo 的 Blue Blue Japan,還是像 Kapital、Wild Life Tailor 這種融合瞭日本元素的美式復古設計,都是日本服飾文化中區別於其它國傢的獨特存在。

來自東京的 KUON 就是這類傳承傳統品牌大軍中的一員,由設計師高橋真一郎創立於 2015 年,雖然還很年輕,但它最特別之處是堅持使用日本 50-150 年左右的古佈進行服飾制作,將 Boro、Indigo 等古法發揮到極致。利用四處搜尋來的古佈自然形成的磨損紋理,結合做舊、藍染和刺子等工藝,拼貼制成擁有獨一無二質感的服飾。

不過在這種古法技藝下設計出的服裝並不 “老氣”,KUON 從現代審美出發,結合年輕一代喜愛的街頭服飾展開設計,不管是 T-Shirt、Coach Jacket 還是 5 Panel Cap,都讓傳統手藝呈現在服飾上的時候,能夠顯得更加貼合都市街頭的氛圍。

作為年輕品牌,KUON 今年年初便踏足時裝舞臺,Nick Wooster、colette: 主理人 Sarah Andelman 等潮流界大咖的都是前排觀眾。

盡管 KUON 也擁有比肩 Visvim 零钱包及Visvim 高級支線 Indigo Camping Trailor 那種動輒上萬的 “補丁” 單品,但它同時也有相對平價的款式提供。KUON 的意思是 “Eternity(永恒)”,主張 “New things get old,but beautiful things stay beautiful”。如果你是古佈和這種補丁做舊風格的愛好者,不妨嘗試。

/// BODYSONG.

BODYSONG. 官網首頁,風格有點類似 C.E 那種 Cyber 加點 Lofi 的視覺表現

BODYSONG. 由設計師青木俊介(Shunsuke Aoki)創立於 2010 年,以 “即興創作” 為主導理念,設計和創作不會受到刻板印象的禁錮,這一點不僅反映在服裝設計上,還展現在空間表現與氛圍營造上,就像 BODYSONG. 這個名字一樣,與音樂人、藝術傢的密切合作是這個品牌的核心關鍵。

雖然成立時間不短,但在年初的 BODYSONG. 2018 秋冬發佈會上便展示瞭這種與音樂密切連結的關系,特地邀請到由 Kawatani Ehono 領銜的樂隊 “ichikoro” 進行現場演奏,走秀與現場音樂演出相結合的形式雖然不新鮮,但更有利於設計師營造主題氛圍。

同款式的分別演繹

品牌主打中性設計,許多單品都是無性別的屬性,但為瞭給不同性別消費者示范具體的穿搭,BODYSONG. 每一季會分別打造男裝與女裝的 Lookbook。豐富的圖案是絕對的重點,設計師把時裝設計中的剪裁、拼接手法移植到街頭風格中,打造出層次豐富、視覺沖擊力強的街頭少年形象,這與崇尚簡單有型的 City Boys 不太一樣。

BODYSONG. 和許多音樂人、藝術傢維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既有偶像派的模特、歌手筱崎愛和乃木坂 46 帶貨,也有像 Steve Aoki 這種實力派音樂人加持。

定價方面來看,BODYSONG. 的夏裝基本維持在 1,000-2,000 人民幣左右,襪子、棒球帽隻要幾百塊,在日牌的定價裡面,不算難以接受。

/// soe

soe 由伊藤宗一郎創立於 2001 年,但直到 2015 年設計師高木佑基加入後,soe 的男裝設計才開始探索到最適合自己的獨特風格,並慢慢受到日本國內乃至國際市場的關註。

高木佑基的設計語言更接近歐洲,不管是源自上世紀 80-90 年代的英國亞文化元素,還是融合瞭北歐式極簡風格的單品,都讓 soe 變得與印象中的日本設計相差甚遠,一起感受一下:

而到瞭 2018 FW,不管是球迷圍巾、很像足球看臺的圖案、還是羊毛格紋大衣、Loafers 皮鞋,都充滿瞭英式的感覺

在 2018 秋冬系列中,英國青年文化、校園、足球是絕對的主角,由 BALENCIAGA 和 VETEMENTS 復活的大輪廓、錯位拼接等元素應有盡有,當然,和前面提到的品牌相比起來,soe 的設計考慮到亞洲人的身形,也更日常。

球迷圍巾、格紋外套、百褶裙、Loafers、工裝夾克、針織衫等,都是傳統英國紳士和以牛津劍橋為首的高校生 Dresscode 中代表性的單品,但和傳統不同的是,soe 為這些款式賦予瞭更豐富的色彩搭配以及 Oversized 的版型,某種程度上說,2018 秋冬系列的 soe 更像是傳統 Preppy Look 的升級時髦版本。

/// DIGAWEL

嚴格意義上講,DIGAWEL 不算是個很新的品牌,它由西村浩平(Kohei Nishimura)創立於 2006 年。DIGAWEL 設計保有典型的日式 Layer 感覺,以寬闊但不松垮的剪裁著稱,俐落且不拖泥帶水,寬闊剪裁的西褲一直穩居暢銷榜前列。

從具體款式上看,DIGAWEL 的目標人群不是稚氣未脫的少年,而是初現成熟氣質的輕熟男(女),除瞭標志性的寬松剪裁外,出彩的細節往往藏而不露,搭載於基礎的款式之上,展現出西村浩平低調內斂又不失標志性設計語言的作風。

最新的 2018 秋冬系列中,除瞭擁有一如既往高水準剪裁的西褲之外,雙層拼接襯衫、多口袋工裝夾克、飛行員夾克拼接長款大衣下擺等設計,都是在基本款上添加小細節的設計,兼具時裝性與實穿度,同時細膩的手法和面料提升瞭整體質感。

Digawel 4,DIGAWEL 推出的年輕支線品牌,大概是穿主線的消費者學生時期或運動場景下會穿的款式

作為 2000 年中期創立的品牌,DIGAWEL 和其它同時期創立的品牌(如 Sasquatchfabrix、UNUSED、FACETASM 等)相比,收獲的關註度和名氣相對低一些,但定位也相對清晰。Sasquatchfabrix 擁有較高的“和風洋服”辨識度,而 FACETASM 的時裝感則更強,在各方各面, DIGAWEL 都比兩者顯得相對清爽、簡約得多,但偏素的同時卻沒有像 UNUSED 那種從不使用圖案、偏向古著的感覺。DIGAWEL 也許沒有另外幾個同期的品牌熱門,但憑借自身的特色,在不少日本買手店內還是有著一席之位。

///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創立於 2011 年,由志鐮英明擔任設計師,品牌標志性的滴血玫瑰圖案源自古巴平面設計師 Alfredo Rostgaard 為專輯《Cancion Protesta》設計的海報上的滴血玫瑰圖案,以此呼應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致敬經典並加以 REMADE 的設計理念。

與 READYMADE 重制的理念類似,志鐮英明從世界各地收集佈料,例如巴勒斯坦聘用難民營婦女的佈料工廠、墨西哥薩帕塔以及非洲馬賽遊牧民族那裡獲取原材料,保留這些地區傳統文化和工藝的同時,創造出融合街頭時尚的 REMADE 服飾。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將經典的 Vintage Burberry Trench Coat 進行拆解重制,有些需要 3 件 Vintage 衣服的材料才能做出 2 件重制服裝,並以全手工打造,增添設計感細節的同時把符合現代時尚審美的風格融入其中。

由於是 REMADE ,志鐮英明在創作中不僅融入瞭遊歷各地過程中不同的民族風情,還有對於全球市場過剩生產的思考,用自己的綿薄之力提倡公平貿易,同時擴展為對全球環境問題的反思。

2018 秋冬系列中,除瞭延續 REMADE 的精神,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再度邀請藝術傢 Naoto Yoshida 來合作,其中最特別的當屬使用拆解重制手法制作的 MA-1 瞭。除此之外,整個系列以傳奇說唱歌手 NAS 1994 年的專輯《Illmatic》為靈感,志鐮英明將自己少年時期喜愛的服飾、滑板以及音樂元素註入整個系列中,90s 和軍事風格到處都是。

/// F/CE.

F/CE. 的前身是 2009 年成立的日本戶外機能品牌 Ficouture ,Ficouture 以日常生活中的機能為考量,打造生活層面的實用產品,其中的功能背包為品牌的口碑產品。

在 2016 年正式更名為 F/CE. 後,不僅進一步加強包袋方面的設計,著力點還放在戶外機能結合街頭時尚的設計上,以 Urban Outdoor 為核心,不再局限於功能性的戶外運動服飾。

到瞭 2018 秋冬系列,F/CE. 除瞭在傳統強項的包袋設計上依舊帶來亮眼表現外,服裝設計方面有瞭較大的飛躍。在延續品牌一貫的機能特性基礎上,註入豐富的時裝元素,色彩也不隻有常用的黑、墨綠、深藍等 “性冷淡” 色系,還點綴以 Baby Blue、Baby Pink、大紅等亮眼色彩。款式方面則不隻有中性的機能夾克、馬甲、棉服這類戶外必備款,甚至囊括女性化的連衣裙、花紋外套等單品。另外,傳統用在薄棉衣上的填充面料也被制成 V 領長裙,追求款式的同時也保證瞭功能性。

可以說這個系列成功讓 F/CE. 跳脫原本單一的戶外機能定位,搖身一變成為時裝化的戶外品牌。

左起:TAAKK 森川拓野、BODYSONG. 青木俊介、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志鐮英明、F/CE. 山根敏史、KUON 石橋真一郎、DIGAWEL 西村浩平、doublet 井野將之

不管是古佈 Indigo、中性的街頭時裝,還是註重剪裁的日式 Layer 風格,除瞭都來自日本外,這 6 個品牌無一例外獲得瞭第 4 屆 Tokyo Fashion Award 的最終優勝嘉獎。並且在 Tokyo Fashion Award 組委會的推動下,它們還在 6 月先去意大利參加完 PITTI IMMAGINE UOMO,再到巴黎時裝周期間集結成名為 “showroom.tokyo” 的 Showroom 亮相巴黎,向全世界的時尚從業者介紹自己。

這個獎項和 LVMH 集團的青年設計師扶持獎項 LVMH Prize 類似,除瞭意在表彰突出的年輕設計血液外,借助平臺進行商業推廣才是最重要的目的,有點類似商業扶持計劃的感覺。今年力壓 A-COLD-WALL* 的 Samuel Ross、Charles Jeffrey Loverboy、Botter 等強敵獲得 LVMH Prize 最終優勝的 doublet 創始人井野將之( Masayuki Ino),其實早在一年前就獲得瞭 Tokyo Fashion Award 2017 Winner 的殊榮。

雖然不管是 High Fashion、還是火到不行 Streetwear,日本品牌和設計師的整體知名度、熱門程度都不及歐美,但今年獲得新銳設計師大獎的井野將之(doublet)從一眾強敵中殺出重圍,成為首個獲此殊榮的亞洲品牌。其實除瞭他以外,在最近幾年的 LVMH Prize 裡,還有不少日本品牌的身影,比如 2016 年入圍決賽的 FACETASM,2017 年入圍決賽的 AMBUSH 以及拿下 Special Prize 的 KOZABURO 等等。

從這個趨勢看來,盡管全球的主流時尚還是以歐美為主導,但日本品牌在國際時尚界的地位似乎還是一枝獨秀的存在,也許不是主流,才更有它們獨到的味道,不過相信喜歡日本品牌的各位,應該從來也不介意它們是不是主流。

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每款現貨數量有限,先到先得,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請多關注我們,別錯過了。

潮牌Visvim是如何讓眾多天王巨星成為腦殘粉_1

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這就是VisVim。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所玩的花樣非常多。除了以功能材料(如GORE-TEX)配合簡約設計外,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來一個借屍還魂。

說起當紅潮牌,日本設計師中村世紀(Nakamura Hiroki)於 2001年創辦的品牌 Visvim 台北 及Visvim 絕對榜上有名。 據報道,美國饒舌天王 、酷愛時尚的 Kanye West 擁有一雙價值 5.5萬美元的 Visvim

說起當紅潮牌,日本設計師中村世紀(Nakamura Hiroki)於 2001年創辦的品牌 Visvim 台北及Visvim 絕對榜上有名。

據報道,美國饒舌天王 、酷愛時尚的 Kanye West 擁有一雙價值 5.5萬美元的 Visvim 20l及Visvim 的鞋子。

不打廣告,也沒有在社交媒保持很高的曝光率,Visvim 憑借有口皆碑、眾多名人顧客、聯名系列讓自己的年銷售額達到 1億美元。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電吉他手之一的 Eric Clapton、美國創作歌手 John Mayer、木村拓哉等名人都是 Vimvis 的忠實粉絲。Eric Clapton 表示:“Visvim 影響力巨大的部分原因在於,它喚起瞭人內心的某些東西。我有很多 Visvim 的鞋。”

從青少年起,中村世紀就喜歡逛舊貨店,收集二戰遺留的東西,1950年代的牛仔工作服、佛教信徒的外套等。他說:“我的靈感大多來自老的紡織品、漂亮精致的老舊物品。我一直盡力把產品做成我喜歡的復古物件那樣,它們很 powerful。”

關於品牌取名,中村世紀表示,一是因為自己喜歡“V”字形的 logo,同時在拉丁語中,Vis 和 Vim 都代表著強有力。他表示:“我開始做品牌的時候,問自己,想看到怎樣的成品?後來意識到,我想做讓自己開心的產品。我想打造一個永不過時的無國界品牌。”

除瞭主產品線 Visvim 之外,品牌還包括男裝品牌 F.I.L. indigo Camping Trailer,與妻子 Kelsi 共同打理的女裝產品線 WMV,出售的產品涵蓋鞋履、服裝、配飾和香水。2006年,中村世紀在東京的表參道開設第一傢直營店 F.I.L.(Free International Laboratory 的簡稱)。在實體店受到網購沖擊的現在,F.I.L.店內一到周末卻人滿為患,因眾多限量版產品隻有在實體店才能買到。截止至今年 8月,包括香港在內,品牌在海內外共有 9傢門店,還在多傢奢侈品商場有售,如紐約的 Bergdorf Goodman、倫敦的 Dover Street Market 等。

乍一眼看到 Visvim 的產品,會覺得很一般,但它們引人眼球的點是背後的匠人工藝,及高價。就服裝而言,從面料開發到產品出售,都由品牌獨立完成。品牌服裝所用面料皆是中村世紀親自挑選的工坊專為 Visvim 研發,其中大部分面料的染色還需手工完成。即便是用工業方法染色,Visvim 還堅持使用天然染料,有些是蔬菜染色,有些是泥土染色,還有是昆蟲染色,皮革和羊皮也都是植物鞣革。每件服裝都會涉及到人工制作,如手工制作的扣子、扣襻、手繪圖案等。

除瞭名人粉絲帶來的效應外,Visvim 還善用聯名策略,與村上隆 、MONCLER 、COMME des GAR?ONS 等知名品牌展開合作。

說到 Visvim,就不可不提 Visvim FBT 系列,這個融合瞭跑鞋和無跟軟皮鞋的系列,受到瞭無數跑步愛好者的追捧。這款售價 750美元鞋到底有多火?連 Kanye West 也在等待候名單上。

至於限量版的 FBT 鞋,就不得不與日本國寶級銀飾大師高橋五郎(Takahashi Goro)合作的系列,該系列的 FBT 鞋上飾有高橋五郎制作的銀飾,僅在高橋五郎的店中有售,藤原浩一人就購買瞭三雙。

Visvim FBT 的產生與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Fujiwara Hiroshi)也有很大關系。當時,藤原浩給中村世紀看瞭 Fun Boy Three 樂隊的專輯《The Best of Fun Boy Three》,指著 Terry Hall 腳上那雙深棕色的絨面革無跟軟底鞋說:“你可以做這種鞋。”2001年,Visvim 的第二個產品系列中便出現由麋鹿皮革制成的 FBT 鞋。事實上,FBT 即 Fun Boy Three 的簡稱。

中村世紀在 2004年的采訪中表示:“鞋子是人類每天都會用到的工具,所以它們應該是目前最好、最高科技的材料制成,同時保證舒適性和美觀性。”自誕生以來,FBT 鞋進行瞭多次的迭代,也發展瞭一種命名方法:根據所用材料分為 FBT Elk 和 FBT Corduroy;根據鞋底款式分為 FBT Lhamo 和 FBT Bear Foot;根據鞋口的款式分為 FBT Shaman、FBT Lattice 和 FBT Sashiko。

中村世紀表示:“其基本概念很簡單:保證印第安鹿皮鞋的原生外觀,但又要確保在城市穿著的實用性。適合城市生活不僅是加一塊運動鞋鞋底,我還關心鞋子的款式,及跟其它外套搭配的可能。這就是為什麼流蘇可以拆卸的原因。”

2008年,中村世紀推出瞭 FOLK 系列,這條產品線采用的材料沒有經過化學處理,隻擁有最基礎的結構。該系列的靈感源自中村去芬蘭 Lapland 地區的一場旅行。他在那裡發現瞭一雙塞滿幹草的鹿皮靴子——舒適度遠高於他之前穿的羊毛靴。因這次經歷,才讓不愛穿襪子的中村發現自己原來對合成材料過敏。他說:“我想制作透氣性強的鞋,這樣就不用穿襪子瞭。”

直到 2009年,Visvim 才推出瞭自己的網站,但當時並不提供 FBT 網購服務,所有想購買的消費者,都必須寫一封郵件,解釋自己想買的緣由,經品牌批準後才能提交付款。現在,除瞭能在網店找到不少 FBT 鞋,Adidas 和 Nike 也推出瞭跟 Visvim 相似的鞋款,如 adidas Tubular Moc Runner、adidas SL Loop Moc 及 Nike Solarsoft Moccasin Woven。

《Complex》雜志時尚副編輯 Jian DeLeon 曾表示:“能穿 Visvim 相當於聲明自己的地位,不僅是因為買得起,還因為你的工作允許穿得如此隨意。這是另一種財富象征。”

(消息來源:Naver Matome、Complex、《紐約時報》)

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每款現貨數量有限,先到先得,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請多關注我們,別錯過了。

Visvim鞋火瞭這些年瞭 但你未必瞭解創始人中村世

Visvim官網是一個源自日本的潮流服飾品牌。VisVim雖然成立於2000年,但被譽為日本第一潮鞋,深受日本潮流教父的力挺,這就是VisVim。VisVim 101的經典就在於,所玩的花樣非常多。除了以功能材料(如GORE-TEX)配合簡約設計外,最厲害的伎倆就是將經典的鞋款加入新的元素重新整合,來一個借屍還魂。

剛開始創業時,我問過自己,除此之外我想要什麼,然後我發現自己想要的是可以讓我感到幸福的產品, 他在一次采訪中表示, 我也希望能創造一個有永恒價值又無國界隔閡的品牌。

剛開始創業時,我問過自己,除此之外我想要什麼,然後我發現自己想要的是可以讓我感到幸福的產品, 他在一次采訪中表示, 我也希望能創造一個有永恒價值又無國界隔閡的品牌。

中村世紀決定以一種當時看來異想天開的方式來實現這個目標 口碑宣傳。維斯維木從來不做廣告,中村先生也隻是在社交媒體上保持瞭適度的活躍。

上一個關於維斯維木新產品的消息,還是像搞諜報工作似地進行的傳播 消費者們互相在Ins上傳遞現況,如梅爾就半遮半掩地分享瞭一件最新入手的維斯維木產品 一雙售價750美元的半莫卡辛半帆佈鞋。

也就是說,有價無市。就連坎耶 韋斯特還在排隊等著呢。

中村世紀曾與他的美國妻子科爾西(Kelsi)從洛杉磯飛往佛羅倫薩,與前一段感情中誕生的11歲女兒共度半年。其他時間都待在東京,一座帶茂密花園的古老木屋中。


佛羅倫薩男裝展開幕的數周前,我在那座木屋中采訪瞭中村先生。在那兒,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這個男人的創作 他在館藏上投入的精力一點兒都不比設計少,他孜孜不倦地學習著各種事物 從部落織物,到鄉村搖滾發型,再到老爺車。

十四歲起,我就開始收藏瞭, 中村世紀說, 而我現在也還停不下來。

那天早上,他剛開著1964年生產的海軍藍勞斯萊斯銀雲3號從成田機場返回傢中。前一周,他還四處奔波:從東京飛往倫敦,然後依次前往香港、洛杉磯、佛羅倫薩最後歸傢。

中村世紀,這個高大英俊又邋遢兮兮的男人,穿瞭一件短夾克衫,搭配破洞襯衫和牛仔褲,在自傢江戶時代的地板上赤腳走著。他從一堆收藏裡挑出詹姆斯 泰勒的第一版《甜蜜寶貝詹姆斯》,放進上世紀80年代生產的巨大、原始又嶄新的JBL百諾肯D44000揚聲器中。

這一切看上去無比做作的東西 嬉皮士民謠、老式的音響系統還有厚實又通風的老舊建築 卻真真正正是中村世紀觀察世界的根本方式,也是侘寂(Wabi-sabi)理念(禪宗的一種審美理念,以殘缺為美)的最佳體現。

一年中,中村與妻子有半年時間居住在東京的傢裡,環抱在一座鬱鬱蔥蔥的花園中。

中村先生打開瞭一個五鬥櫥(一種儲物櫃)。裡面堆疊著許多佈料織物 印度加爾各答的康特佈、納瓦霍印第安人保留地的特克諾斯帕斯佈、阿富汗赫拉特(Herat)的絲織刺繡樣片、幾段胭脂紅染制的尼泊爾毛織物 全都密封保存在保鮮袋中,以防黴菌和昆蟲的破壞。

我的靈感大多來自老式織物,那些過去制造的精美物品中。 中村表示。還是少年時,中村世紀在雜貨鋪間挑揀二戰的剩餘物資,比如1950年代的牛仔工裝和佛教朝聖者們的外套。

我總希望創作出與那些深深吸引我的老舊事物一樣的、有著強大力量的作品。 中村世紀如是說。

而在被問道為什麼一些舊物會具有 能量 ,而有些舊物則不具備時,中村先生笑瞭笑,聳瞭聳肩。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又與日式哲學有關。據說,一些匠澤(或者叫 手藝 )會作為接受過特殊訓練的大師們畢生磨練技能的必然成果出現。



東京世田谷,中村世紀與他的妻子科爾西,拍攝於中村傢擁有220年歷史的古屋中。(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不斷完善技藝的過程,就像武士打磨寶劍 追求的不僅是結果本身,而是不斷塑造生命廣度的過程。每一個美麗的事物,如果思及創作背後的那雙手,都會因此有瞭一種吸引力。

中村先生很喜歡講述一個關於他如何獲得尼泊爾長袍的故事。長袍的佈料,是最深的胭脂紅。

它有一股力量,我卻不知道這力量從何而來, 中村表示。 所以我會和我的團隊討論,該如何重塑一塊帶有如此力量的佈料。

那塊 佈料 ,其實是用胭脂蟲中提取的物質進行染色的。胭脂蟲是美洲仙人掌中的一種寄生蟲,這種染色法在古阿茲特克人的抄本中就有記載。中村世紀不是第一個被公元前一世紀就誕生的染料所深深吸引的人。在化學染色廣泛運用前,這種染色法就成為瞭墨西哥殖民地繼銀器之後最大的出口生意。

胭脂蟲染制織物的美在於它們與茜草、靛藍或泥土的染色效果一樣,會隨著時間而變化。


機器產物太過完美,以致遺失瞭最初的目標, 中村先生表示, 現代世界,商品都是千篇一律的單調。在我看來,這太無趣瞭。我喜歡自然的、會有細微區別的東西,手工制品的那種人性化的差異也叫我著迷。

這種偏好究竟如何滿足瞭現代東京反烏托邦情節的迅速擴張,答案或許還不夠明瞭,但我們也不難發現:21世紀高度工業化的意識與人們內心根深蒂固的文化審美意識之間,出現瞭明顯的分歧。

對意大利《L officiel Hommes》雜志主編詹盧卡 坎塔羅(Gianluca Cantaro)而言,正是這種分歧,讓中村世紀曾經默默無聞的品牌獲得瞭巨大成功。

他們就像是一座孤島,永不改變的孤島, 坎塔羅表示, 不論外界對他們產生瞭怎樣的影響 美國和加利福尼亞的生活與想象給瞭他們無限靈感 但他們眼中的美國從來不是真正的美國。他們不是在引用。也不是在翻版。

Visvim 台灣官網內的秋冬系列已經開啟火爆搶購了,每款現貨數量有限,先到先得,visvim 背包以及visvim 拖鞋等已經不多了,喜歡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機會哦。Visvim春季系列也已經蓄勢待發了,請多關注我們,別錯過了。